兩日內第三程,由墨爾本前往悉尼,由落機的一刻就好似諸事不順,在去程中莫名奇妙斷了眼鏡個柄,一切就是這麼糟糕地開始,落地的一刻感覺好似返到公司,大部分都是外國人,感覺溝通有種說不出的距離,可能是我英文太差吧。

像夢一樣,原本沒有打算獨自來一個陌生的地生,因為一個機遇而巧合地來到澳洲,終離開了亞洲。

因種種的原因,之前說好的地方,今次將會到此一遊,靠自己的能力和勇氣,不過到底是勇者無懼還是愚昧,可能只在乎怎看。

現在旅程展開,無論怎樣,我都沒有後悔,感謝各種的機遇,祝大家復活節快樂,而我就好好享受步向27歲的青春,預祝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