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靈魂奇遇記

我的評論

《玩轉婚前身後事》話劇 個人感受

對上一套走進劇場觀看的已經是差不多兩年前的如夢之夢,一場夢般渡過這兩年的時間,經歷了許多事,令我改變左好,而今次儘管有些不似預期地進場觀看,但亦想趁著今日這特別的日子分享我的感受。 《玩轉婚前身後事》 因為紅白事而衍生出逃亡的故事,在圓形(橢圓?)的舞台上走動,穿插了不同的場合,遇上帶著不同生活態度的人,令我更深思著人生的意義。再加上最近的電影”靈魂奇遇記”,動畫中的22號和阿祖,令這平凡和帶點荒誕的情節帶給我多一點的共嗚和心動。 證明自己存在 再次回到這個主題,我之前或者其實現在都經常問,點解我要生存,點樣證明自己存在價值。如果我死左,留係世上會係咩野呢?諗法好似喇沙的母親一樣,希望有人記住或者遺下一些野。我冇咩真心朋友,有時候諗再過多幾年,應該會更加孤獨,唔會再有人搵我/記得我。十年前的一套韓劇”49天“,令我好感動,我諗唔到有邊個人會真心為自己流淚。其後我將依個blog成為證明我存在過的紀錄,將自己真實的感受,內心的一面表達出來,偶然會有陌生人留言鼓勵我,當初擺這些網可能是一絲的慰藉,希望有一點的共嗚和回響。但經歷了一些事情,我決定把所有直接關於自己的文章下架。我再重新審視我為左咩而打依個blog,最後決定只把舞台劇感受,旅遊紀錄和notebook ownership資料留下。我意識到我的價值並唔係由其他人去證明,無論我存在與否,對於世界社會根本唔重要,裸露自己的內心,變成他人的閒言冷話一點都不好受,我更加唔需要得到任何一個人的認同,儘管有點好似自我中心,但我已經唔想再表達出來,連紀錄下來已經沒有意義。對於我的存在價值,已經唔係話有冇人記得我,已經唔係仲有沒有文字遺留下,已經唔想再由任何物質或人去界定。對於劇中的死神,可能人係靈魂/屁,但對於我自己要慢慢地接受自己的人生沒有存在價值,亦唔需要再思考遺留什麼,或用什麼東西去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過。或者諗咁多根本冇用,我思故我在,在不在,在乎不在乎,已經唔太重要,let it goes。 人生的意義 由喇沙的母親,喇沙,男女家父母,波波菲菲,鄰居教授,健康人士,西藏沙僧,死神,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意義和態度。 死去的母親,只會記掛葬禮,證明存在的價值,在世人抑或逝去者重要呢。 喇沙,遵從父母的遺志,努力為父母活了大半生,途中迷失,究竟咩最重要? 男女家父母,一個典型的家庭,人的一生就是為了傳宗接代,為了下一代買樓,望子女有成,結婚產子,成為人生的最大意義,結果一個又一個波叔。 波波菲菲,年輕的一代,儘管沒有意義和只有性,唔好諗太多,簡單生活 鄰居教授,傳統的一代?長氣?對人生遵重長輩的執著?真真假假? 健康人士,為了活多十年,不停去跑步去延長壽命,而這十年有意義嗎?真的可以避免嗎?真的喜歡嗎? 西藏沙僧,四十年了,活著冇食野,究竟有咩意義? 死神,對於死亡早已看慣了,簡簡單單的一個屁,一個人生前是怎樣根本不在乎 加插”靈魂奇遇記”阿祖,一生不停追尋自己的夢,當真正登台成功表演後,究竟下一步係咩?最重要是過程定結果? “靈魂奇遇記”22號,一直諗火花係咩,係一個已成定律的理想或夢想,一定要好偉大同成功?但其實簡簡單單呼吸,或一場體驗已經是人生的意義,而且沒法預計和規範咩係人生意義。 人生的意義同態度,從來都沒有絕對,我都唔知自己似邊種,以前有d似西藏沙僧,不停思考人生意義,卻到頭來,坐這山望那山,根本唔會有答案。而我亦偏似22號,如果可以選擇,我唔會出世,咁樣就唔會有痛苦。不過好似我之前講,我已經唔想再諗咁多,一方面唔想定形自己的意義,而且根本冇答案同好唔好,最重要介意只是自己。不過講就容易,而慢慢放下執著。 生與死 紅白事,當你到達一個年紀就會開始經歷這些事,有時候總會做些取捨。當年在內地的外祖母去世,推了數個朋友婚禮做兄弟。有些近親的白事,因為一些事鬧到不和,背後各種說話,甚至兄妹反目成”仇”。在傳統下,白事同紅色的取捨,係對立定互不相該?在白事發生後,才顯露出人性的醜惡,為錢為關係而爭拗?抑或當失去才學會珍惜?定作為搏同情和上位的方式呢? 對於死亡,我已經慢慢接受了,人總會一死,一切都完結,希望沒有遺下麻煩。但都沒有意義,我都管不了。 總結 久違的舞台劇,帶點荒誕,但這就是人生,生與死,人與人之間的親疏,存在不存在,我要學會放下執著,唔好諗咁多,今日又老一歲了。 帶點平淡的話劇,沒有過多的起伏和感動位,輕描淡寫了生與死,最後給我一種落漠的感覺,請你笑著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