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得很快,已經工作了兩年零五個月。我也變得麻林了,已經記不起在什麼時候開始放棄了。曾經說過無數次的轉工卻因自己的懦弱而一次又一次告吹,多麼令人失望,多麼令人咀安喪。

今天的主題是最近看過的書,充斥著不少思想上的啟發。我主要看了兩本書,第一本是”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講述了脫北者的真實經歷,數個錯綜複雜的人決意逃離北韓,驚險及感染力強,真正反映昨日北韓(九十年代)。另一本書是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曾有朋友笑說這書名,的確很長和沒什麼意思,我一開始也記不起這書名,不過看完後就一定會明白,其實都幾貼題的,我感到自己跟多崎作有點似,沒有色彩,彷彿一切都沒所謂了。如果大家有時間,可以花花時間去看和感受,可能有另一番感受和體會。

北韓位於北緯38度以上,對於外界和我來說,這是一個神秘的國家,有點似舊式的中國,既封閉又大阿哥主義的社會,然而內裡的社會問題一直都是外界角度觀看,但這本書給我們一個個真實北韓人民生活的紀錄,從當局者看這個社會。其實有些紀錄是不可思議,愛情也很單純,根本不應該發生在廿一世界。共產主義是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政府,真心為人民服務,而不是一個欠缺慧眼和忽略人民存亡的政府,否則這樣只會更腐敗和更黑暗,一切都要靠關係和背景。一個思想控制的社會,有點像真實版的女王教室,雖然互信是重要,可是卻要建基於虛偽上,明明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假的,卻要裝著不知道。其實標明是共產社會,但卻是最不公平的社會,平民每一天就要找食物捱下去,而領導人卻任意揮霍,完全是絕對的政權。每當看到北韓的國際新聞說什麼研發平版電腦和游泳池的時候,究竟有多少人在面對死亡,在絕處尋找那絲毫的希望。

北韓可能是過度極端的例子,但其實類似的事都發生在香港和文明社會,行政會議是黑暗,美國政府是黑暗,一次次的揭發反映出我們的無知和背後的黑箱作業。即使我們不是在位者和最高層,但我們並不能自視著眼前的娛樂而不反思這個社會和制度。一個人的力量需小,但我相信當全部人團結起來就會變得強大,所以我十分希望北韓人民起革命,改變這個國家。不過沒有人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究竟帶領人民走出困境或是自找滅亡?

剛看了hunger games catching fire,雖然沒有第一集的剌激和感人,但一開始的巡遊之旅其實都幾感人,激起人民革命的意慾亦令我回想起極權主義的北韓,儘管時代不停進步,但始終都需要一班人在背後努動,而現在我們看起來其實跟都城那些人沒大分別,同樣地我們會吃放全任地吃喝,有些人甚至吃到飽嘔完再吃,其實跟都城沒什麼大分別。北韓人民真的跟他們很似,大家都知道革命的重要性,但卻欠缺那份團結。假如一開始,大家不互相殘殺就沒事,欺詐遊戲同樣地,大家沒有私心地向美好的成果就好了。
看過這集的饑餓遊戲都滿意的,從第一集帶到第二集,延伸到第三集,究竟這個世界人民能成功嗎?迫使我有興趣由第一集的書開始看。但電影請必須看過第一集才好進場觀看,否則那共嗚會感受不到。

最近skype改了status做colorless,原因是看畢了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引起了一些反思和共鳴。我想大部分人都會覺得自己很似多崎作,那種對社會的冷漠,對交友人生那種隨意,對朋友間的探索。我的名字沒有色彩,只有相似,跟華人首富很似,是一個頗為普通的詞語。

我或許有或沒有一個固定的群組,過往小時候的確覺得大家很親近,真心的好朋友,儘管大家甚少訴心事,但大家卻是離這麼近,入了大學和出來工作,大家彷彿都變了,既近卻遠,慢慢團體消失了。如果以一個類型來說,我會似那些沉默的人,盡量不起眼的,但往往大家都沒所謂和意見,我就會挺身而出,扮搞手,做氣氛,如果我消息了,我相信這個團體依然會運作。不過又何必介意和分析自己是那一類人,九型人格和色彩人格不能界定人的存在和分類,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