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都在想這句話,人可能沒法決定人生的長度,但我們能改變生命的寬度。這句話自從看了那本書的目錄深深刻在我腦海中,今早去了梁副校的祈禱會,生命真的很脆弱,人生沒有一個定律,或者每個人都有該有的長度,這應該叫做命運,但在完結一切來臨前,我們能做什麼去改變或豐富生命,我曾經定下了目標,我覺得如果人生沒有的確的目標,好似失去了生命的價值。雖然我不真真正正認識一個人,但看見別人的逝去總感到悲傷。我很害怕失去,如果我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從未擁有,這可能是很假吧,我真的一切都未曾發生過。生命愈脆弱,我們就應該要更堅強,我還是笑著活下去吧。

我曾經訂下了幾個目標,但都做不到,失敗。

我該怎做才是最好的,對於我來說生命有一種難以掌握的感覺,好似什麼都做不好,我明白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但我卻是那麼的不完美,我知道自己有許多方面去改善,但日有心無力。我發覺自己跟那木本lonely planet的內容差不多,生命來得平凡卻想著特別和與眾不同。我的人生就是一團糟,沒有明天沒有未來沒有現在沒有過去。跟arthur談天,我發覺自己依然是那麼幼稚和傻,我著別人成長,但自己總有種原地踏步的感覺,看來自己還未夠成熟和有點兒令人討厭。加油,我的人生應該不只是這樣,也許有更多的變化,向前,衝衝衝吧。看著老爸,我是有一種怪怪的,日後我也會像他一樣嗎?昨天剪了頭髮,我想應該沒人看出來吧,用了綠霸但脫髮的危機依然很大,買了枝新洗頭水但成效有待檢視,哈哈,希望我的頭髮會好轉,究竟是什麼導致脫髮,是心理病還是身體問題。
另外,最近看了這麼多集非誠勿擾總覺得愛情是十分兒戲,簡單的一場節目真的令人發展起來嗎?不過令我對愛情有另一種的體發和要求。還是不要坐這麼久吧,回家去,我真的很想擁有一個舒服的家,有這種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