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一段時期,心情就會變得很差,我想自己也太令人討厭。我的家看來很熱鬧卻個個都是怪怪的和有問題,先說自己,記得二年級老師說游泳,同學們都識而我當時卻沒有機會去學,當場哭了起來,我估是自卑的心發作了,自此就對於自己感到更憂傷了。每當別的人說什麼玩具的說候,我也沒有機會擁有,而且我明白到沒必要去強求,因為我從來都不想讓別人成為重擔,或者只有默默地幻想著,所以我是個不會撒嬌的孩子。記得有次只是渴望有把新的傘子,因為舊的壞了,於是把那份奢求傘子的心錄到錄音帶,不斷播放終令媽媽迫著買給我。其他兒時的玩具也只是別人遺棄的,或許這樣我從來沒有什麼童真,即使現在有能力,卻發現什麼也不能改能重拾逝去的童心了,我真的很怪。同時,家裡以學業為重,基本上落街玩已經不允許,令到我變得更愁善感。同樣地,自卑感令我與人之間的距離愈遠了。兒時,爸媽都不會帶我們外出,人生就彷彿沒有什麼,很多事都沒有試過,即使唱k它們也認為只有飛仔才會去。結果中三第一次去看電影去唱k,哈哈,那時候就傻傻的。每當別人一家去什麼的時候,總令人羨慕,人家爸媽都會帶他們去玩。對於我家,他們眼中或許只有飲茶,食飯只會吃中菜,什麼日本菜泰國菜都一一否決,或許他們連放題和韓燒也不知道是什麼。他們就是那種否決不認同他人的人,結果每次都是吃著中菜,在他眼中只有龍蝦是最好的享受,也令我感到不快的是為什麼別的菜是差的和比不上中菜呢。於是我每次跟朋友去別的地方別都感到新奇和特別,因為我知道這跟爸媽是嚐不到的,我真的很怪。自小爸爸沒有陪我,我不知道爸爸教會我什麼,他只有那套舊思想和自己,從沒有真正在我的角度去想,我想他現在還以為我喜歡麥當勞和買東西給我就開心了。他可能簡單陪我打下波踢足球,可能令我更開心,而他只有賭馬,碎碎念著中獎,忽略了我,我明白一切都很難,但他仍是不會理私了。在家人眼中,我相信他們會覺得我扮天真,學著低能的行為,然而那樣才能隱藏內心那份真正的我,我相信他們不會知道我內心是多麼不開心,連他們還以為私我長不大呢。我的內心只有先己知,沒有朋友,家人不懂我,或者死後也沒有人明白。我不是那麼堅強不是那份幼稚,而我卻裝著那種心情很難受,這裡是我的天地,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會留意呃、哭了。即使褪掉了的眼旁的淚痣,我的內心依然每天都哭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