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很久了吧,跟eric和pinky慶生日,再次感到自己一成不變,我是多麼渴求改變,可是一切都難於掌握,或者我對於自己仍是那麼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