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已經過了一半,不願承認的是自己快要到21歲了,我真的不希望長大,我瞳境兒時那份天真那份純樸的思想,現在腦子都變得複雜了。我現在慢慢受社會的影響,受這個虛假的文化薰陶,慢慢成為社會上的負累了,被社會歧視及踐踏以抬高個人的高貴,人們為了那份高人一等而對不同的怪人而加以種種罪名,我相信這個世界沒有一個標準去做人,也沒有衡量與否定他人的做法,即使道德上也不能強殊於他人身上去判斷這個人,我指的是個人不影響他人的行為,而不包括什麼打架和殺人這類必定是有問題的。這個世界人們為了名和不要不受歡迎,而做著各種背後說什麼人怪怪的,說什麼做的不是,但這些又好似跟這些人沒關係,這就是為了那份個人的祟高感情。我很討厭這些人,慢慢地我的世界變得寂寞了,每一天都是自己活著,找不到一個關心我的人,也找不到一個值得我去關心的人,我的世界是很灰暗,希望新的一年會解開那份悶悶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