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再次悲哀起來,或者我不知道自己想追求什麼,得到什麼,感覺四周的人都有一種莫明奇妙的落幕,我真的不想長期這樣做,在一個奇怪的地方,人與人之間只有工作,或者只有表面那些客氣的說話,或者這就是市區跟新界的不同掛,我還是喜歡新界那些人情冷暖,還是忘不了當時做圖書館的和諧吧。有點想哭但想了爸爸和旅行,還是把這些淚吞下去吧,最後希望大家快樂,以後我要找份好一點的工作吧。不開心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只有外面的美境對於我來說什麼也沒有用,我只想做爸爸眼中的小孩,我要堅強堅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