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看了一篇新聞報道說一個十五歲少年殺死其母及妹,表面說是為了世界少一個人,我也許有這種概念,我在想或許他真的迷失了,失去了生命的意義真是什麼都會做得出。或許這幾年,我原本的心態已經變了,或許我生存沒有目的,但至少我是他們的一個親人,我為了他們而活。今早爸媽再次吵架了,為的是中藥的問題,我已經不想理會了,說什麼他們都不會聽,再加上有一個麻煩的第三者,多說也只會產生更多的爭吵。或許現在不去爭取可能會令人後悔,但或許我不想這樣而造成憎恨,或許說什麼也只是錯和錯,有時候真的想關心卻發現做什麼也是沒有用的。突然間,我想哭了,或者沒有人明白,或者連我自己能做什麼也不知道,或者這只是最後的一次,或許或許…
突然間想哭了,究竟爸爸是抱什麼心態,他怎樣看我,由小時候到現在,我還是不聽話嗎?還是他發現自己做錯了??從病後,媽媽都說他自私,究竟他對此有什麼回應?他認同嗎?我真的很想知道他怎想的?究竟此時此刻他的感受是什麼?我們都做錯了嗎?他曾真的關心過我嗎?他還要罵我嗎??現在有無數的問題,渴望著答案,然而我知道問什麼也沒有用,從來都唔會有答案,曾幾何時,問一個基本問題,他會說我傻,問著一些無陵兩何的問題,什至覺得可笑及責罵我,然而我卻有無數未曾解決的問題,內心中有無盡的抑鬱,他真的了解我嗎?即使到現在,問一些基本的問題,他也會厭我煩,洗澡了沒有? 這些基本問題也被他忽視,甚至說我煩。我內心中有許多許多問號,亦知道不能問,不可問。想哭了,明明想關心一個人卻不能藉著言語去表達出來,我真的很悉愁,究竟他是怎樣想的,我猜不透了,其實同樣地,他從沒有關心我一句,從上學到返工,他知道我內心怎想嗎?我不會不回答而只是你從來沒有問和關心,相反我問你卻厭我煩。我不知在家裡我該扮演著什麼的角色,我已經刻意去說多話,話故事卻沒有理會和明白我。我有點兒覺得被忽視了,或者我只是一個多餘的人. 或者可能只是我想多了一點掛,我未當過爸爸,未曾在他的角度看這個世界。內心中有無數的爭扎,我在想究竟他怎樣看待身邊的一切??他現在病了,就不斷自怨自唉,從不聆聽別人的說話,在從不相信我們的話,現在我只是抱著一種不太理會的態度算了,你關心他,他只會從自己的角度看,甚至比以前更嚴重。家中是權威,可是卻沒有道理,現在有點兒感覺家中的氣氛怪怪的,或許她們都要上班,見面的時間更短,說話的機會更少,好似大家的距離愈來愈遠,大家都不知別人發生什麼事,也不會去傾訴。每個人都背負著沉重的擔子,可是卻不願分擔,唉…別人說我太瘋癲,可是我卻是仔細思考著。唉…我變了嗎?想哭嗎?
堅強點吧,或者我將來數十年都要好好努力,向前面邁進,加油~努力~

或許現在跟一大班叔叔在一起的感慨更大,

他們的孩子應該差不多我的大,他們的行為有時很小孩,有時卻說著頭頭是道的話,我在想人到中 年會是怎樣,但這樣卻令我更難理解我的爸爸,我在想爸爸該是怎樣的模樣呢..或者我真的不想長大,希望有人照顧著我,唔知呀,我 覺得自己的童年不太開心,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爸爸過於自我中心,什麼事不順他眼只有罵,完全沒有道理,遲了少少又罵,跟他說道理又 罵,或者從小我就被灌輸做人沒有對,只有不斷地錯..人生只有灰暗也是從他身上中學習的。爸爸我知道你眼中只有病好,然而卻忽視了別 人的苦口婆心,忘了珍惜我們,或者他是很怕死,然而我卻沒有,我從小已經思考著人生,想著死亡會是怎樣,想著死亡的一刻的 感覺,從何而去,對於死亡沒有強求,沒有依賴….現在他只有自己……唉…我不怕死,現在所有事都可做可不做…沒 有什麼憾事了。突然又想起了那次上海旅行,或者我不喜歡被困,我不喜歡該次旅行,因為他心中沒有在我的角度看,永遠只有他 是對…做什麼事都要罵,說什麼話都要罵,從不說笑,從不逗人笑,從不真正每我開心,想只有表面,難道一餐m記會令我開心嗎?所 以我就一直追求著快樂追求那種沒可能的事…現在很想抓緊身邊的關係,因為我的內心感到無盡的悲和寂寞,然而沒有人明 白……生命…快樂….跟出面的天氣一樣糟糕了…忍著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