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又是星期一了,開學一個星期仍然不太習慣,早上完堂就去了荷里活行街,見今天沒事幹就去嘉禾戲院看電影。最近沒有好看的於是選了上畫很久而被受好評的INCEPTION了。

或者大家過好的評語令我期望太高了,不過它的劇情我想了很久,或許真和假已經對我來說沒意義,應該開心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什麼比失去慘,從沒擁有可能還好一點。如果要刻要㝷覓真和假的話,那麼什麼是人生的意義,為什麼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