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

四年前寫過一篇何去何從,那時候還在大學三年級最後一個學期,考慮著前景,關心畢業後的工作,報考cadet pilot失敗了,只好踏上了開發的路途。

四年後的今天已成為文字藝術師,怱怱的四年,在同一間公司工作,看著無數的人出出入入,見證它的發展和成長,從零到有,由小薯仔變到小小薯仔,一直在走著。同時這幾年出走了很多地方,迫使自己不只在這山望那山般,緩緩地迫著自己走。

當初在嘉道理農場特意拍下的下一站曼谷,到今天已經從曼谷回來了一個月,我再次感到迷惘。旅行是一種暫時的逃離,希望在人生中停下來,審視這一刻,可是旅行過於短暫,再次回到現實中,那份起跌令人更咀喪。

 

昨晚跟中學同學聚會,看見很久沒見的同學,當初從起點出發,每人現今已經走到不同的分枝,大家都過得不錯,似乎都有各自的目標,開心地向前走。反觀自己,成長了嗎 ? 現在廿過了一大半,還是不想思索,刻意逃避,我也不知道我的人生會怎延續下去,說好的歐遊?說好的辭職?說好的轉變?說好的堅持?說好的夢想呢?說好的一切呢?

 

是我太軟弱嗎 ? 是我太失敗嗎?是我太怪異嗎?

這刻腦海中充斥著無數的問題,彷彿隨著時間的流逝,問號只會不斷增加,何去何從?

 

我一直去追求快樂,可是自己卻連快樂也不知是什麼,明天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有時候,我會在想這一秒鐘會否是我生存的最後一秒呢?我的人生正如大師所說,五行都有,從不或缺什麼,雖不是特別的腳踏七星,可是卻什麼都擁有,比正常更正常。

我的人生從沒有什麼遺憾,我不求發達,不求榮耀,該不會帶點遺憾而走去,而何去何從還重要嗎?

 

一切順其自然吧,我要迫使自己笑著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