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四日在台中上山下水,最後一日再次回到台北了。
這一天原本打算放下爸媽,自己一個遊一遊台北,可是還是不放心,於是連同姨姨一起到淡水,所以拍照不多。
兩年半前,我們四個人曾到過這裡,留下了無數的腳印,那些年,我們去了淡江中學,去了情人橋,一齊去闖蕩台灣。
這個是唯一兩次都有去的地方,淡水距離台北車站四十五分鐵車程,不算作遠,但這裡的日落很美。

城市裡真的很難看出藍天白雲,記得兩年多來到這裡好似還在興建,現今岸邊的行人道已經完成了。

我們吃了魚丸,阿給,雪糕,但時間不太夠,於是2點左右就回去,去了姨姨家,她家不算迎,即使在捷運站行也要十五分鐘以上。

最後回到台北車站也四點多了,趕緊買手信,可是來不及,有很多東西都買不到,下次要預多一點時間買手信,哈哈。

不過回來後個多星期已經把8成吃掉了。

回到酒店後就拉著行李到對面的台北西站乘回國光客運往桃園機場。五時半上車,來到機場已經六點四十五分了。

再吃過小小東西,就乘著20:25的飛機回香港了,告別這個台灣之旅了。

十一點多回到家,這個行李箱就是我的手信,可是我不滿足。

手信:

總結:

由當初十二月打算到台旅行,到購票預訂酒店真的花了很多時間,計畫行程也安排得很複雜,左思右想,調來調去終完成了旅程表。一個人帶著爸媽從香港到台北,遊台中,上山下水,真的很辛苦,又要不停解釋和介紹各個地方,又要擔心郊區交通和迷路問題,更要顧及他們的體力,飲食和喜好。所以這個旅程來得不易,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獨自帶領和沒有其他人分擔下,遇上很多問題和困難,這個擔子真的不輕,但這個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可能要背負上更多更重的責任,我要好好努力,我不願再做那個愛哭和不停逃避的小男孩。可是下次帶著父母還是參加旅行團吧,應付兩老真的很難,調架和滿足他們是每天必要經歷的苦差。

這個行程令我在台灣走得更遠,圓了我部分夢想,去了阿里山日月潭清境,還只剩下台東和台南沒去過。遺憾之一是沒能拍下許多照片,爸媽不懂電子儀器又易走失,所以拍照時間很短和拍下的照片都不太好,下次應預先買單反影,把那份美留下來。所以我還是喜歡一個人旅行,可以自由自在,不用被人責怪太密太悶太危險太貴太煩太浪費時間太舊太難食和被批評,特別是根本不用這麼早起床卻要提早了幾個小時醒了。在有相同的志向下旅行,大家才會遊玩得快樂,我不想去旅行也要戴著面具,要裝著活潑,不停找話題笑點分享,把原本是沉悶的景點幻化成有趣的,令旅程多一點歡笑。我是想旅行多一點情感,隨意一點,喜歡的話就靜靜找個地方坐和享受那份心情。

整體來說,這個旅行值得,全程三個人花了萬五元左右,不枉我每天努力做兩份工作賺錢,哈哈,另外幸好中了部LUMIA 920 ,賣了出去也能幫補了這個旅行。的確有些地方太趕,有些小食沒能吃到,有些手信沒能買到,不過回首了這六天的旅程,真的很舒服,忘掉那工作的無奈和煩悶,可以親親大自然,試圖爭取一份的遺失的自由,暫時停止了強迫自己向上和思索人生意義。我真的很喜歡自由,愛藍天一望無際之大,愛高山沒有那種迫人的壓力。同時很感謝主令我能完成了爸媽的夢,能到別的地方看看,不只是一輩子都在香港,爸爸終有機到阿里山,目睹阿里山上樹林的震撼。儘管我是任性和自我中心,他們只是不言,默默依照和相信我的安排,知道我花了無數的晚上安排,煩惱了數個星期的行程。我知道這一趟,大家都走得很累,為了省錢而沒有租車;為了去清境而走上一條疑惑的道路;為了去泡溫泉而選一間遠離市區,無法去埔里夜市;為了住便宜的酒店,住進一間差劣的密室;為了等看3D電影和海賊王,在樂園苦苦等待和看那些他們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為了買台中火車站附近的手信,走多了一倍的路和捱多個小時沒東西吃;為了去夜市,即使累了也要迫著走;為了等我買信,在人生路不熟的地方呆等;為了逃避責任,不管他們的肚子;為了去我想到的地方,浪費了他們的時間;為了不想煩,而不想解答他們的問題。這個旅程令我認識深了自己,我的確很自私,當我控制的時候,我要做完全控制,過於自我中心,同時我會要求自己做到最好,不能有任何錯失,強迫自己要掌握一切。

我期待下一次去旅行,我曾經說過要去西藏,去印度靜修,去歐洲流浪,去澳洲工作假期。可是旅行和買樓都是錢,真的不知道夢想和現實該怎平衡。我記得小時候為了買遊戲機而踏上網賺這條路,可是賺夠錢了卻不捨得買。最近想買電腦,卻心大心細了數個月仍是決定不了,不捨得買呀。現在最捨不得是這個台灣之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有機會跟家人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