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夜空,一種自由和舒服的感覺從心底沒湧現,背後的煩惱一掃而空,可能我把一切對都看得過重嗎?自從小學已經不知道哭過多少次了,儘然那顆淚墨只遺下淺淺的痕跡,但我仍然是那個易哭的傢伙。命運感覺一早已訂下,我們只是把它實行起來。看到一架了飛機在在天空中往世界的深處飛去,我十分羨慕。我也有一個夢,在天空中和世界穿梭,我也決定在問個時候旨新開始。但我不喜歡和不期待那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