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星期六重陽節返左大陸,發生左一件好瑣碎的事。

話說回鄉證十年有效期,而家就得返半年左右,即係話張相已經係起碼九年半年前影的,而依件瑣事就係來回兩次自助e道都認唔到我個樣。

十年又過去,睇返當初傻更更的我,那時候因為穿左白色衫,於是要著佢件阿伯背心,太樣衰了,那年十八歲的戇居,哈哈。

再睇下身份證個樣,這張是再早少少影的,是一張沒戴眼鏡的樣子,我記得當初好似猶疑帶唔帶眼鏡,好驚反光所以除左,成為唯一沒有戴眼鏡的證件相片。

再望下個人八達通張相中學雞樣,再早多兩年,應該係現在銀包裡最舊的一張卡,我記得幾年前拎出黎睇,大家都不相信那是我來。

望著這三張照片,有一種陌生的感覺,究竟那個還是我嗎?樣子真的很生寶,好似有修圖的感覺,好似那個是另一個我。

有時候,facebook都會出現返咩當年今日的相片,說發生左咩事。即使拎返大學當年的相,望著過去的我,那個還是我嗎?

時間令人變得蒼桑,出來了工作了這麼多年,發覺自己已經老了,失去了當初的熱誠和充勁,已經不太想說話了,沉默的時間愈來愈多,不想跟任何人交流。

每早抬頭上天空,看著那天際,那飛機,那年月日的變化。六月說啟德大廈,已經拆毀了。

吐露港的國際學校已經起高了,下車的高樓大廈差不多落成了,變化既快又慢,心境既樂又愁。

生命就係充滿一件又一件鎖事,但無數的鎖事卻砌成了我的人生。

之前玩facebook遊戲得到的獎品,今晚趁臨尾一日去左換minion earphone (Carl)。

希望會多左打鎖事,反正最近沒有這麼忙,靜係要準備考試同旅行。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