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旋人生

電影‧電腦‧旅遊‧優惠 @ 文字分享‧表達真我

曾經,但已是過去了‧‧‧

曾經我們走過同一樣的路,經歷同一樣的事,受著一樣的教育,在人生中留下了不能磨滅的腳印。當日子逝去,那回憶已慢慢褪色,那條路已慢慢衍生出各式的分差,向著不同的方向延伸,有些向著光明的地方延續,有些卻趨向樹林伸展。每道路都不一樣,它們都依照自己的發展而開發,有些比起當初的起點已展出百幾公里,有些卻只是數公里,有些很闊寬平坦,有些崎嶇狹窄。

曾經同一個支點,現今大家不再相遇,交差的機會變得愈來愈少,能到達的地方更廣,相差更遠,而且大家都希望去到一個更遠更光明的地方,走的路都要平坦而舒服,每當看到別人比自己去到目的地會心有不甘而妒嫉其他人,每當看到其他人舒服地前進而會產生一種厭惡自己的心態,每當跌倒和行錯路會很不開心。

現在我的路很崎嶇很窄很短,面前很黑暗,我也不知道將會是什麼境象,過了這段後會有光明嗎?

我要努力呀!!!!

存活了

還記得上兩個星期,當時我溫書溫通頂,可能這個原因令到身體變得奇差,胸口總是有一種抑鬱和絞痛的感覺,即使我睡了幾多小時都仍然感到不舒服,我想該結束的時候是否離我近了,這樣就能安然地給這場舞台劇謝幕。這段情況持續了足足一個星期,我當時沒有告訴任何人,無論我怎樣不舒服和心裡是何樣難受和痛楚,我都只是按著心和默默忍受,想著幾時生命的結束。過了考試這一週,情況已經好了很多。 我想可能這件事關我長期不做運動和把自己壓得過緊了,希望不會再遇上這樣的事,當時我想明天還能睡醒嗎?我會死在何時何地?會否於試場頂不住而跟大家說再見呢,這樣的心理和生理狀態教人十分難受,考試只是隨意溫溫算了。如果可以選擇自然死的方法,我寧願一刻就把我從痛苦中帶去死亡。

而我想現在存活了,我是否該做什麼去轉變呢?但每次都只是想想而已,卻不付儲實行。這一生我是很失敗,許多人都問我還不拍拖,其實我覺得自己還未有足夠的條件去愛人和被愛,我是一個令一討厭的人,做什麼事也只會做錯,身形和外形更不討好,我曾經說過要改變自己去令我付好條件,可是動力在那?
每當我看見其他人,總覺得自己更失敗更討厭自己,我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我那份勇氣和決心在那裡呢? 我希望我能改變,要以令一個角度去看這個世界,我更需要機會和朋友,不要怪我太怪,我會好好的改變,這次我是來真的!!!!

東亞運義工

經過6天,做了48小時東亞運動會義工,我已經對此沒有太大的期望。由第一天完全不懂工作,到今天已經熟透自己的工作了。我原本期待能認識多一點朋友,能跟運動會扯上一點關係,可是現在我已經被認定為資料輸入員。雖然每一個義工都有不同的職責,有人可能負責跟進運動員,了解他們的需要;有人可能是傳譯,協助運動員語言上的不通;有人可能是驗證及保安,跟進運動員到場問題;有人是住宿助理,提供外借洗衣服務的登記。然而我們”義工計劃助理”是”散亂”的一群,我想大部分的朋友都不清楚自己的崗位,隨時被派到各場地作臨時幫手,亦可能是當初大會不夠經費而額外增加的義工(本身義工計助理是義務工作發展局的受聘職位,聽聞月薪都有8000),結果我們成為是沒有錢的助理了。

義工計劃助理沒有任何組長,義工之間是沒有聯繫,好多時都靠自己當值才會認識到,有時可能一個兩個,有時甚至沒有。我相信運動會完結後,義工之間都不會再有任何的關係,成為陌路人,而我們之間也不算認識過吧。其實上年的奧運義工看來好似認識到普通朋友,即使運動會完畢,互相仍存著一個依稀的關係,然而這次東亞運義工一切都太混亂,即使運動會開始大家仍不認識任何人,完結後也不會認識到任何人。我曾經認識過一個用假文稱呼的朋友,他可能甚至也不想其他人跟他連上任何關係,大家做義工已經變成一種純利益上的關係,根本不好玩的,令我感到失望。大會的系統混亂,許多義工連制服和IAC都拿了,最後卻分配不到時間,連做義工的機會也沒有了,還制服時更向義工的我們發些少不滿,其實我應該是開心可以成為其中一個義工還是受著氣做著一些資料輸入員呢?真是令人費解了

其實我們義工們都有著一個疑問,為什麼簽到簽退不能夠系統化一點?簡簡單單用BARCODE去紀錄報到的時間,而取代人手寫呢?面對潦草的字,我們只會隨意紀錄吧,而且工作是沒完沒了,一切都十分簡陋和討厭,更浪費了我們的時間做資料輸入員。唉…總之過了六天,置身於該處,感到十分無奈,大部分的義工都是為了56小時而活了下來,每天過著等完更,哈哈,我只有一天8小時還未做。

最後總結,在東亞運義工中,我學不到什麼,改變不到什麼,只是僅僅多了一張證書而已,見了幾面陌路人吧。以上只是個人的意見,不能完全代表一切。